<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
財經聚焦

山西百億高速路未通車已千瘡百孔:不偷工減料不掙錢

來源: 法治周末 作者:記者 劉立民 日期:2014-10-29

一條投資110億元的高速公路,原定18個月的工期,卻近4年才通車,工程被指偷工減料,多處現“豆腐渣”,而一位標段負責人自曝家丑:資質是借來的,不偷工減料就掙不到錢

發自山西呂梁

2014年10月16日12時,在沿路人們的一次次期盼中,投資110億元、歷時近4年的山西岢臨高速公路終于通車了。

岢臨高速公路(以下簡稱岢臨高速)起于山西省忻州市岢嵐縣高家會鄉西會村,與忻保高速公路立體交叉,途經兩市三縣的12個鄉鎮,在呂梁市臨縣陳家莊村與臨離高速公路相接,路線全長125公里,是山西省高速公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

此前,岢臨高速的通車日期曾屢屢“爽約”。

該路于2011年1月全面開工建設,標段合同工期為18個月,按期應于第二年夏完工。據媒體報道,2012年7月,時任山西省交通廳廳長的段建國在檢查指導工程質量進度時贊道:又快又好建設,通車指日可待。

孰料,這一“指日”指到2013年國慶節,不知何故未能實現。2014年9月,又傳出今年10月1日通車的消息,當人們認為依然是“虛晃一槍”時,真的通車了,好在逾期半個月并不算長。

究其通車難的原因,岢臨高速建設管理處官員表示,主要是通車手續繁瑣,并非工程進度及質量問題。然而,記者曾接到舉報“岢臨高速是豆腐渣工程”的視頻資料,畫面呈現的橋梁隧道裂縫、擋墻護坡松塌和多處偷工減料,令人觸目驚心。

2014年9月末,法治周末記者多次實地察看,發現即將通車的岢臨高速一派繁忙景象,工人們還在對沉降塌陷的路面和裂縫的隧道修修補補,忙得熱火朝天。

那么,岢臨高速的工程質量到底怎樣?對道路上的缺陷又是如何修復的?是否一“通”遮百丑,通了車就標志著質量過關、沒有安全隱患呢?

未通車已千瘡百孔

“你看看,這樣的工程質量,時間長了不出事才怪呢。”

喬福財用一截手指粗細的螺紋鋼敲敲路基護坡,并未用太大的勁,表面的水泥便已脫落,找個縫隙輕輕一撬,里邊的石塊“稀里嘩啦”滾出來,形成一個大洞。他彎腰掏了一把,捧在手里的既非混凝土也非泥土,黑乎乎的粒狀物比豆腐渣還松散。

喬福財是呂梁離石人,從高速臨縣段建設協調辦制定的占地協議書上來看,他又是安徽省交通建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安徽交建)岢臨高速LJ9合同段項目部的一位負責人。喬福財告訴記者,自開工那一天起就在工地上,對自己標段的工程質量了如指掌,“其他標段的也了解一些”。

而喬福財帶記者察看工程質量這一天是9月28日,據當時所傳的通車時間僅剩下兩天。

未通車的岢臨高速處于封閉狀態,各收費站必須有通行證才能放行,但如果有施工人員或建設管理處人員的幫助(接迎),就變得容易多了。

岢臨高速建設共分12個標段,從岢嵐到臨縣依次排開,有著不同的承建商。

9月27日和28日,法治周末記者再上岢臨高速,對興縣至臨縣長達80多公里的路段實地察看。此時,即將通車的消息已從建管處工作人員口中得到證實:“領導要求10月1日通車。”

“我們在給公路打釘子,目的是撐起路面,使它不再沉陷。”

在行駛過程中,記者發現道路上有多處施工點,路面被挖出一個個淺槽,工人們有的在打眼,有的在注漿,他們管這叫“打釘子”,當問到能否解決根本問題時,卻回答“不好說”。

喬福財告訴記者,路面之所以出現塌陷,是路基的問題:一方面路基沒有軋實,形成自然沉降;另一方面防水沒有做好,雨水浸入路基,也會造成塌陷。

由于路線太長,記者隨機抽選了一些地點察看工程質量。

據業內人士介紹,公路兩旁,用于阻擋山體滑坡的叫擋墻,而低于路面,保護路基不被雨水沖毀的叫護坡,一般都由石頭加水泥砌成。

在武家梁隧道附近、新莊隧道附近和康寧出口等地段,記者請喬福財檢測了6處擋墻或護坡。他拿的螺紋鋼只有手指粗細,但往往一鋼筋棍敲下去,石頭表皮的水泥便脫落,再一撬,石塊就會滾落出來,填充石塊縫隙的要么像渣土,要么空的,根本看不到混凝土的影子。有一處,喬福財動作稍大了點,上面幾乎坍塌下來。

穿過岢臨高速興縣出口往北幾公里,記者發現3名工人在護坡下干活,路邊放著半鍋掛面和土豆,他們自稱是興縣二十里堡人,“從今年三四月份就開始在這條路上修修補補,至今工資也沒發,欠著10多萬呢”。

為了一看究竟,記者沿著護坡走下去,沒想到所踩之處水泥皮隨即脫落,“嘩啦啦”滾落到溝底。記者看到他們在加固排水溝,無非是把翹起來的水泥鏟掉,再原樣抹一些水泥,但水溝旁都是裂縫,能否“治本”不得而知。

在察看護坡時,記者發現一處較大的涵洞,這個涵洞可一半過水,一半行人,洞口擋墻有些沉降變形,洞內路面上的水泥已經風化,用腳一踢就會還原成粉狀。

南山隧道距離岢臨高速建設管理處較近,仍有半幅不能通行。記者看到隧道穹頂有多處裂縫,其中一段打了6道20多公分寬的鋼箍,工人們正在涂抹石膏,抹上石膏便看不到鋼箍的存在,而在長長的隧道兩側,人行道上的水泥蓋板缺角斷邊、竟無一塊是完整的。

在橋梁和道路的兩側,記者還發現多處沖斷的排水溝,以及雨水沖出的深溝和深洞,有的距離橋墩非常近,喬福財說,再這么沖下去,路會塌,大橋也會斷裂的。

其他的小問題比比皆是,如橋梁裸露鋼筋、有細微裂縫;中間隔離帶鋼板螺絲未擰緊,甚至沒有螺絲帽;橋護欄澆筑有的錯位等等,但喬福財指著一段護欄錯位底部突出的十幾公分說,這可不是小問題,車在高速行駛的時候,根本注意不到,一旦剮上就會車胎爆裂,釀成重大交通事故。

石縫用墨汁畫出來

岢臨高速建于黃土丘陵地帶,原本沒有路,經過劈山、鉆洞和填溝,硬生生開出一條道路。

岢臨高速公路建設管理處處長米慧杰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公路的建設改變了原來的水流方向,尤其暗流不易被察覺,這些因素都會對新路基帶來影響,一些路面發生沉降也是正?,F象,我們在責令承建方對此進行積極的修復。”

而喬福財則認為,道路出現沉降和塌陷,人為的因素大一些,如果地基做得扎實,中間隔離帶和邊溝護坡防水做得牢靠,這種情況就會大大減少。

談到擋墻和護坡的質量問題,米慧杰并不遮掩:“別提了,防不勝防,我最發愁這種靠人工完成的工程項目了。”

米慧杰說:“按照施工要求,在壘砌擋墻和護坡時,擺放石頭要平面向下,擺一層石頭填一層砂漿,然后再平面向下擺石頭,以此類推,砂漿要飽滿,自然從石頭縫隙中擠出來,再把石縫壓實勾平。但一些工隊不這么干,他們圖省事,用吊車吊起一兜石頭直接倒上去——,這么長的路線,我們根本盯不過來。”

一位知情者告訴記者,填充石縫的不是砂漿,是石料加工廠廢棄的石粉,一點粘性也沒有,水泥300多元一噸,而石粉幾乎和白撿的一樣。

喬福財更是提供了一個令人咋舌的消息,因為這樣施工軋不出自然美觀的石縫,岢臨高速上大部分擋墻和護坡的石縫是用墨汁畫出來的,從遠處看,工程做得十分漂亮,其實是蒙人的。

記者注意觀察了多個路段,果真如此,有的已被雨水沖淡,有的還很黑,用手指蘸上水就能蹭下來。

“偷工減料是這條高速公路上的通病。”究其原因,喬福財說,競標價偏低,投標單位為了中標不切實際的壓低,例如他們中標的擋墻工價為每立方290元,再轉包給工隊是每立方270元,其實這個價格根本拿不下來,如果真工實料就要賠錢,包工頭還要賺一些,賠錢的生意誰做?

造成工程質量諸多瑕疵還另有原因,喬福財介紹說,2011年施工初期業主(建設管理處)資金不到位,導致施工拖緩停滯,一年后資金問題解決,業主催得的特別緊,承建方也加緊施工,比如鋼筋水泥澆筑的橋梁,考慮到自然凝固,正常工期需要8個月,但兩個月完成了。尤其是2013年八九月份,通知當年國慶節通車,9月底前必須全部完工,一味趕工期,出現質量問題就在所難免了。

岢臨高速建設管理處一位工作人員并不否認資金導致工期延緩,但表示上邊催得緊(我們才催),省主要領導視察過的工程,遲遲不通車無法交代。

還有兩天時間,今年“十一”究竟能不能通車?米慧杰向記者表示,國慶節通車是有關領導要求的,他正在辦理通車必需的手續,手續辦齊了可以通車,至于工程質量,岢臨高速已經通過質檢部門初步驗收,正在修補的路面也會快速修復,不耽誤通車。

據記者觀察,通車前對岢臨高速缺陷的修復,重點是路面,而舉報視頻中反映的擋墻問題,也只是在部分擋墻兩米左右位置打了一些孔,然后注入砂漿,以期起到加固作用。

一位工程人員告訴記者,路基沒軋實和防水未做好是路面沉降塌陷的主要因素,視具體原因,路基或護坡要挖開重做,才能解決根本問題,否則重車一軋,要么一場大雨,路面又會現出原形。

而打孔注漿的辦法能否使擋墻無憂?喬福財表示,擋墻的高度在幾米、十幾米不等,有的分二三層,雨水是從上往下沖,只加固底部兩米高作用不大,凡是不達標的應當扒了重砌。

標段負責人自曝工程貓兒膩

喬福財自稱是岢臨高速路基9標段項目的一位負責人,工程的直接參與者,那么他為何自曝“家丑”、將工程缺陷揭露的一覽無余呢?

首先,對他的身份有雙方說法不一。

喬福財告訴記者,工程一開工就參與進來,在項目占地及協調地方關系、解決糾紛中立下汗馬功勞。為了證明其言可信,他打開汽車后備箱,拎出一捆“占地協議書”。

記者看到,這些協議書是高速臨縣段建設項目協調領導組辦公室統一印制的,甲方為施工單位,乙方是土地所有方,每一戶村民一份協議,最后由甲乙、鄉鎮、建管處和縣協調辦五方認同蓋章簽字。甲方一欄負責人簽字處是喬福財的簽名,并加蓋安徽交建岢臨高速LJ9合同段項目部印章。

然而,安徽交建否認喬福財的身份,其出面接受記者采訪的財務部副經理沙先寶(原在岢臨高速LJ段項目部工作)回應:安徽交建中標后,與呂梁的山西力通路橋工程有限公司合作(以下簡稱力通公司),力通公司主要負責協調與地方的關系,喬福財是力通公司的代表(力通公司還有一個代表叫馮平喜,二人以馮平喜為主),項目部公章是他們搶去的。他們還用公章打借條,侵占工程款。對此,安徽交建已向臨縣警方報案。

為了反駁安徽交建的說法,喬福財道出了內幕:“什么搶來的公章?項目部的公章還是我去公安備案刻制的呢,我和馮平喜就是借用安徽交建的資質,力通公司也是借用一下名義,我們才是工程的實際承建方。”

據喬福財介紹,他和馮平喜都是呂梁市人,曾經合伙承建過太佳(太原—陜西佳縣)高速公路標段的工程,那次投標借用的是長沙某路橋公司(以下簡稱長沙公司)的資質,在太佳高速即將完工的時候,得到岢臨高速招標的消息,便借用了安徽交建、長沙公司等三家有資質的企業名義去報名競標,最后安徽交建中標LJ9段,當時標的總額為3.8億元,后來略有調整。

喬福財說,借用其他企業的名義從報名到競標,每一步都要支付幾萬元的費用,中標后,出借方再按標的總額的2%或3%收取借用費。

在岢臨高速LJ9標段一側料場內,還擺放著兩個大型儲料罐,罐體寫有“長沙路橋”字樣,喬福財說那是他們借用長沙公司名義在太佳高速施工時購置的,后來移到岢臨高速繼續使用。

“前期啟動資金和1600萬元質量保證金都是馮平喜和我籌借的,自始至終安徽交建沒出一分錢。”喬福財出示了2011年1至3月份的4份銀行匯款單,是以馮平喜或力通公司名義匯給安徽交建的,總金額2400多萬元,說這里面包含給安徽交建的借用資質費和向建管處交的工程質量保證金。

喬福財又向記者提供了與馮平喜的合伙協議,來證實二人的合伙關系。協議內容為:合伙經營岢臨高速LJ9標項目,馮占股份70%,喬占30%;開工總投資3700萬元,馮出資2700萬元,喬出資1000萬元。

喬福財說,安徽交建派了三四個人常住項目部,其實什么事也不管,工資食宿、差旅費用全由項目部承擔。

對于馮、喬借用安徽交建資質的事情,建管處米慧杰處長表示并未察覺:“每次去檢查安徽交建的人都在。”

之所以和安徽交建鬧翻,是在工程基本完工后,安徽交建收回了項目部公章和財權,否認馮、喬二人是工程的實際投資管理者。喬福財說:“一下卡住了我的脖子,每天有很多人堵著家門要債,連建管處撥付的80萬元工程缺陷修復款都扣了,我怎么修復?出了事故誰負責?”

安徽交建財務部副經理沙先寶則稱,他并不清楚出借資質的事情,也不知道與力通公司合作協議的內容,但聽說不管盈利多少,安徽交建會獲得總工程款的3%。

據了解,除以上質量問題外,此工程還發生過安全生產事故。

對于岢臨高速公路上的這些“豆腐渣”如何處理,相關責任企業和責任人會否受到追究,《法治周末》將繼續關注。

.

偷拍 无码 欧美 一区 影院_伊人久久综在合线亚洲|亚洲成在人线视频无码-年轻人 高清在线观看
<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