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
財經聚焦

英國《金融時報》:微刺激與擠牙膏

來源: 新浪財經 作者:專欄作家 徐瑾 日期:2014-04-17

“如今,要做一個樂觀的中國經濟學家越來越難。”不久前,一位觀察中國經濟多年的投行經濟學家對我如此感嘆,事無絕對,至少一季度GDP數字就超出市場預期。

一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7.4%,盡管為2012年第三季度以來最低,但仍舊高于市場此前普遍預測的7.3%。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固定資產投資與工業增加值增速雙雙出現回落,前者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3.3個百分點,后者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0.8個百分點。

比起數字差別,經濟通過數據體現的方向性變化更值得關注。中國經濟的放緩已是趨勢,那么未來政策方向以及部署何去何從?中國總理李克強4月16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分析研究一季度經濟形勢,部署落實2014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任務,確定金融服務“三農”發展的措施。其中最為引人注意的一句話——“對符合要求的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和合作銀行適當降低存款準備金率”,這會是貨幣政策放松的開始么?

從政策本身來說,農商行等機構吸收存款、擴充資本金確實存在各種問題,放松存準金確實對農業融資有利,但是從全局解讀,這一政策代表的指標意義更為強烈。在經濟下滑基本確定而且經濟金融風險可控的情況之下,各類“微刺激”措施之后,更加持續的政策調整正在開始,我稱其為“擠牙膏”式的方式,意味著應對經濟放緩的對策將會陸續出臺,而不太可能出現大手筆的刺激或驟然放松。

近期“微刺激”鋪天蓋地,這一名詞最早也是因《金融時報》等媒體的報道而為人熟知。去年在我《解讀李克強的“微刺激”》中就強調,“當下國人往往聞刺激而憂、聞消費而悅,這其實是一種誤區。未來中國仍舊需要投資,但需要的是有效投資,無效和低效投資只能進一步加劇過剩。這是韓國、日本、巴西等新興國家告訴我們的經驗。”

今年四月初博鰲亞洲論壇上,李克強在發言中表示:“把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是中國當前宏觀調控的基本要求,也是中長期政策取向。”合理區間如何界定?比起過去毫無新意的增長目標,今年“7.5%左右”的增長目標有了更大的靈活性。李克強在博鰲演講時很可能已經知道一季度GDP數據,他亦表示7.5%左右表明有一個上下幅度,無論高一點或低一點,只要能夠保證比較充分的就業都屬于在合理區間。

問題在于,所謂充分就業的目標本身值得商榷。從此前的口徑來看,中國官方認為達到7.2%才可保證就業,但是隨著人口老齡化趨勢不可逆轉以及第三產業的比例提升,這一口徑其實難以令人信服。根據官方數據,2013年中國服務業首次超過工業,第二產業增加值比重為44.9%,而第三產業比重達到46.1%,比第二產業比重高2.2個百分點,但距離發達國家大約70%的平均水準還有差距。第三產業吸納就業能力好于第一產業與第二產業,隨著其比例提高,新增就業崗位的提升空間潛力巨大。

以一季度就業來看,雖然7.4%算是谷底,但是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就表示就業狀況很穩定,而調研中很多企業反映招工不容易。這說明就業未來可能不是政策面臨的首要約束,相反倒應該警惕老齡化帶來的新增就業人口的不足。

目前外界對于中國經濟第二季度是否反彈仍有爭議,甚至寄希望于刺激以及放松。筆者認為,比起通過短期政策熨平短期宏觀波動,更應該尊重經濟本身的運行規律,中國經濟未來幾年潛在增速的下滑趨勢基本注定。在中國經濟減速以及未來潛在增速的相關討論中,全要素生產率(TFP)是各界關注的焦點,這一指標意味著經濟的生產效率。近期學者伍曉鷹等人研究揭示,測算出中國工業TFP(從1980年到2010年)年增長率僅有0.5%,遠低于相似階段的東亞經濟體,而中國TFP如此之低,其根本原因在于政府介入導致資源錯配。

在這樣的情況下,以擠牙膏方式施以“微刺激”,其最大優點在于“以時間換空間”,為未來即將到來而又不無痛苦的經濟轉型過程做好準備。更為重要的是,政府應該明白自身“有為”與“無為”,“有為”意味著可以減少經濟轉型帶來的震蕩,而“無為”則意味著經濟增長潛力下降的趨勢無可避免,強行介入只能重蹈“四萬億”窠臼。

有趣的是,李克強在博鰲演講亦強調“定力”:“面對當前復雜形勢,我們既要冷靜觀察、保持定力,又要未雨綢繆、主動作為。宏觀調控要把握總量平衡,更要著眼結構優化,根據形勢變化合理把控調控的政策力度,適時采取針對性強的差異化措施。”這可以看做是對外界追問刺激政策的一個回應,大手筆刺激政策雖然可以一時激活經濟,但最終卻對于長期增長沒有裨益。我對四萬億帶來經濟苦果已經有很多分析,而學界亦有研究驗證,四萬億刺激提升GDP年增長率3.2%,但是效果僅僅持續兩年。

從政策觀察而言,強調掌控力,是強調短期,定力,是著眼長遠。時間回到2012年,時任中國副總理李克強亦出席了博鰲論壇并發言。我當時在《李克強的博鰲方案》指出,“轉方式、調結構、擴內需”是李克強提出的“博鰲方案”,也代表未來中國追求的經濟目標,但這一目標顯然知易行難,如能真正實現,其意義不僅止于中國,也可以為亞洲和世界做出應有表率。兩年過去,一切實現了多少呢?站在更長一些的時段來看,兩年不過轉眼一瞬,有遠見的政治家,其個人傳奇應該交給歷史與未來解答。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作者近期出版《中國經濟怎么了》

偷拍 无码 欧美 一区 影院_伊人久久综在合线亚洲|亚洲成在人线视频无码-年轻人 高清在线观看
<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