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
業界資訊

北京擬將戒煙醫療服務納入醫保

來源: 南方都市報 作者:記者 張晗 日期:2013-10-30

戒煙相關醫療服務是否應該納入醫保一直存在頗多爭議。10月24日,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召開主任會議,研究關于制定《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的立項論證報告,原則同意將該條例納入立法計劃。

北京市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方面此前稱,報告涉及將戒煙相關服務納入醫保的內容,報告一旦通過,該工作將在原則上成為定局。北京市衛生局、人社局等部門將開始協商具體落實措施。

去年3月,原衛生部部長陳竺公開提出,應通過深化醫改為控煙助力,逐步把戒煙咨詢和藥物納入基本醫保,基本藥物目錄將添加相關藥品。

北京是這一表態的積極響應者。北京立法工作的進展或將暫時平息爭論,對在全國推進戒煙相關醫療服務入醫保、提高戒煙率,或許具有借鑒意義。

煙癮成病“從科學角度來講確實是一種疾病,它稱不上精神病,更接近行為障礙”

作為一個煙齡接近10年的吸煙者,何雷每天吸煙超過20支。當他掏出一根香煙點燃時,他認為自己是出于身體困乏、精神壓力大、無事可做或者與人交往的禮節。在他打算要孩子時,他曾宣稱戒煙,但在遠離妻子、家人時,他仍接受朋友遞過來的香煙,不愿錯過難得的吸煙機會。

何雷會用煙癮大小來形容自己某段時期吸煙頻繁與否,但當聽說吸煙是一種病時,他露出了懷疑的微笑。

數據顯示,中國吸煙者有3.01億。何雷雖不能代表所有吸煙者,但他的經歷、想法在吸煙者中算得上典型。

實際上,何雷很可能是一名煙草依賴者。煙草依賴被定義為一種慢性疾病,在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國際疾病分類第10版中,該病的編碼為F17.2。2012年,由原衛生部編寫的《中國煙害報告》采納了這種說法。中國尚無煙草依賴患病率的研究資料,在美國,煙草依賴者在吸煙者中,約占70%。

北京大學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所長陸林同意這樣的定性。他進行的尼古丁戒斷后潛伏心理渴求的神經機制研究,是2006年國家863計劃的課題之一。

陸林稱,吸煙成癮,無法戒斷,從科學角度來講確實是一種疾病,它稱不上精神病,更接近行為障礙,會使神經系統和身體都出現異常,吸煙者還會產生致癮記憶。當然,吸煙還會引發呼吸系統疾病、癌癥等。

資料顯示,中國是世界上吸煙人數最多的國家,吸煙者數量占全球總數近30%,每年有100多萬人死于煙草相關疾病。

英國牛津大學臨床試驗和流行病學研究中心主任R ichardPeto教授稱,截至目前,中國煙草流行狀況曲線與美國相似,只是滯后40年。如果中國在控煙方面沒有更好的效果,到2030年,中國1/3的男性或許會死于與煙草有關的疾病。中國女性目前的吸煙率較低,但煙草公司們正把她們列為消費對象。

陸林認為,藥物療法可以緩解尼古丁的戒斷癥狀、抑制心理渴求,是治療煙草依賴的有效方法。“將戒煙相關醫療服務納入醫保,對社會來說是個很好的事情。”

戒煙難題吸煙心癮難根治;不在基本醫療保險范圍之內,也為戒煙門診生存帶來困難

戒煙可以有效減小致死的風險。英國牛津大學R ichard P eto教授曾參與過了一項調查。這項調查對130萬英國女性進行了隨訪。R ichardPeto對結果進行分析稱,吸煙者在隨訪期間的死亡率是不吸煙者的2 .76倍,但35歲之前戒煙的女性,死亡率是不吸煙者的1 .05倍,在45歲前戒煙的女性,死亡率是不吸煙者的1.20倍。

在中國,戒煙的情況并不令人樂觀。在1984年、1996年、2002年和2010年,中國曾做過4次全國性的吸煙流行病學調查。1984年,中國吸煙者的戒煙率僅為4.8%,2010年,這一數據上升至16.9%,戒煙人數為5000萬。但是,中國的戒煙成功率較低,2010年數據顯示,有1/3的戒煙者復吸。

北京呼吸疾病研究所流行病研究室主任肖丹認為,戒煙效率低的原因至少有兩個。一是對香煙和戒煙的習慣認知,比如認為遞送香煙是友好的交際方式;二是醫療機構無法為戒煙者提供行之有效的戒煙服務。

1996年起,中國開始在全國各地開設戒煙門診,試圖為有戒煙意愿者服務。經過十余年,這些戒煙門診要么關閉,要么處于難以維持的狀態。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的戒煙門診是大陸地區第一家戒煙門診。目前,該門診雖仍在開辦,但處于勉力維持狀態,一年的接診人數大約1000人。肖丹稱,究其原因,戒煙門診既無法有效幫助戒煙者戒煙,也無法給醫院帶來效益。

陸林稱,“致癮記憶所涉及的生理機制,我們還未完全掌握。”也就是說吸煙的心癮難于根治。

因此,理想的戒煙門診應該為吸煙者提供血、尿、呼出一氧化碳等方面檢查,以評估戒煙狀況。鑒于心癮引起的煙草依賴的高復發性,醫生要對吸煙者進行干預,并為戒煙者制定個性化的戒煙方案,包括是否使用、如何使用藥物。而目前的狀況是,戒煙門診的出診醫生只能為吸煙者提供咨詢。

不在基本醫療保險范圍之內,為戒煙門診的生存帶來困難,戒煙者不得不全額支付戒煙費用,這筆費用短期內看起來并不低。

目前,大陸地區的戒煙藥物主要有輝瑞公司產品暢沛(酒石酸伐尼克蘭)、萬特制藥產品悅亭(鹽酸安非他酮)以及強生公司的尼古丁替代藥物。暢沛每盒價格在300元左右,悅亭的定價在100元左右。

肖丹稱,醫生不得不謹慎為戒煙者開具如此昂貴的藥物處方,另一方面,即便開具處方,這些藥物也很難買到。

2008年12月,暢沛獲得批準進入中國市場。知情人士介紹,輝瑞公司曾專門打造一個團隊,負責暢沛的營銷。暢沛得以在短時間在各個藥店上架。但這一在全球市場備受青睞的藥品,在中國這一全球吸煙人數最多的國家遭遇了滑鐵盧。受銷量所限,暢沛不久從各種銷售渠道撤出。其銷售工作也由心腦血管藥品的營銷團隊一并負責。

輝瑞方面的表態繞過了前述情況,僅表示有關戒煙藥物目前在中國正處于起步階段。隨著中國政府和社會各界對控煙的不斷重視以及全民戒煙意識的不斷增強,中國的戒煙藥物市場具有巨大的潛力。

萬特制藥的悅亭也被認為處于虧損狀態。萬特制藥所屬萬全集團的總裁郭夏雖稱該藥品并不虧本,但也稱萬特堅持生產悅亭出于公益考慮。

對于《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的履約國,世界衛生組織指出,每一締約國應促進戒煙和對煙草依賴的適當治療,促進獲得可負擔得起的煙草依賴治療。世界衛生組織負責戒煙工作的技術官員傅東波表示,這一點中國大陸做得并不夠。

費用之爭醫保資金用于戒煙,將使大病獲得的資金減少

將戒煙相關醫療服務納入醫保,在全球范圍內看起來是解決戒煙問題的有效途徑之一。

傅東波稱,目前,全世界有39個國家和地區將尼古丁替代藥物納入醫保報銷目錄,醫保報銷鹽酸安非他酮和酒石酸伐尼克蘭的國家和地區則有35個。在其中部分國家和地區,這些藥物是私營保險公司的業務范疇,并不屬于公共醫療保險體系。

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或健康合作中心的一份報告指出,研究表明,實施對戒煙藥物報銷兩年后,可使吸煙率降低1%-2%。全部報銷戒煙治療費用后,吸煙者使用戒煙治療的比率會增加3倍,6個月后成功戒煙人數增加兩倍。

在中國,2009年起,即有中華醫學會的專家提出將戒煙醫療服務納入醫保,也曾為此開過研討會,但效果并不理想。

資金是爭論的問題之一。醫保資金“捉襟見肘”論并不少見———資金用于戒煙,將使大病獲得的資金減少。

今年6月,肖丹的團隊受北京市衛生系統委托,做了一份預算,估算將戒煙醫療服務納入醫保的費用。肖丹并未透露估算的金額,她稱,這筆錢可大可小,政策實施早期可以通過部分報銷或者限定報銷次數等方式來減少戒煙醫療服務所需的資金。她認為,與吸煙造成的損失相比,戒煙的投入并不算多。

原衛生部編寫的《中國吸煙危害健康報告》援引了澳大利亞的一項研究。研究顯示,吸煙率下降8%,可避免15.8萬名吸煙者患吸煙相關疾病,避免5000名吸煙者死亡,避免220萬個工作日損失,避免30 0 0名吸煙者因病過早退休,減少4 .91億澳元醫療花費,最多可增加8.63億勞動產值。 前述《報告》發布同期,原衛生部部長陳竺公開提出,應通過深化醫改為控煙助力,逐步把戒煙咨詢和藥物納入基本醫保,基本藥物目錄將添加相關藥品。借此,中國大陸地區該項工作開始出現明顯進展。

《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作為北京市首個法規預案研究項目被確定下來,成為北京市人大常委會首個進行法規預案研究的條例。

北京市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工作人員介紹,《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中,即包括將戒煙醫療服務納入醫保的內容。如果報告獲得通過,意味著戒煙醫療服務納入醫保的工作在原則上會成為定局。接下來,衛生部門將與財政、社保部門等共同研究協商具體落實措施。

10月24日,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原則同意將該條例納入立法計劃。

資金并不該成為戒煙醫療服務納入醫保的絆腳石。“而是政府需要在將其納入醫保后,根據自身財政情況,做好資金的平衡。”陸林稱,“吸煙者成功戒煙,社會負擔會減輕很多。”

偷拍 无码 欧美 一区 影院_伊人久久综在合线亚洲|亚洲成在人线视频无码-年轻人 高清在线观看
<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