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
財經聚焦

李克強經濟外交首戰告捷:中歐光伏價格承諾今起實施

來源: 第一財經日報 作者:郭麗琴 日期:2013-08-06

從今天開始,中歐雙方關于光伏產品的“價格承諾”正式實施。此前雙方在7月27日通過談判達成一致,同意以限定最低價格方式,而非“雙反”方式解決中國光伏產品出口歐洲問題。

這場馬拉松談判給全國工商聯新能源商會秘書長曾少軍印象最深的是,在6月雙方談判膠著之時,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光伏“國六條”。

“當時我們正在組織一個新能源行業的高峰論壇,與會的光伏企業,正在苦惱寒冬來臨,忽然聽聞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定調國內光伏產業的扶持政策,當時會場氣氛為之一振。”

曾少軍所在的全國工商聯新能源商會包含800多家新能源企業會員,這些企業一旦失去了占出口總額將近70%的歐盟市場,后果將難以預計。

在曾少軍的經歷中,一國總理直接參與中歐光伏案的談判進展此前從沒有過。曾少軍感嘆,新任總理的斡旋,不僅為最終談判達到滿意結果,起到了核心作用;也以此為契機,推進了國內經濟結構調整。

“通過這次中歐光伏談判,我感覺以李克強總理為代表的新一屆政府,在外交方面有了新的動向,不僅更加積極主動,也在務實地為產業服務。”他說。

對外促進貿易談判

“最近光伏產業很困難。”“這兩個月能挺得住嗎?”

6月7日,在河北邢臺一家光伏企業的切割車間里,李克強關切地詢問在場的員工。

這一場景隨后被媒體廣為報道。當時李克強在河北調研了光伏產業的狀況、歐盟可能采取措施對企業的影響,同時安撫在場企業,雖然光伏企業面臨復雜國際形勢,但中國政府堅決維護國家利益,也堅決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一定要堅定信心,共同渡過暫時的難關。

而在此表態之前,李克強已經開展了一系列赴歐外交活動。

5月底6月初,正是中歐貿易戰一觸即發之時。就是這個時候,李克強出訪德國與瑞士,并在德國做通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工作。

5月24日,李克強在瑞士經濟金融界人士午餐會上發表演講時表示,中國對歐盟發起針對中國光伏產品和無線通信設備的反傾銷反補貼調查高度重視。這兩類產品和設備案對中國相關產業、企業和就業將造成損害,同時也會損害歐洲用戶和消費者的切身利益,損人不利己。

5月26日,李克強在與默克爾舉行會談并共同會見記者。默克爾表示,德國愿意做任何事來阻止貿易爭端升級到歐盟委員會向中國太陽能板廠商征收進口關稅的程度,稱“德國將在能力范圍內阻止歐盟向中國征收永久關稅,我們將盡快消除誤會。我們認為這樣做對我們無益,我們會在未來6個月在這方面積極阻止事態升級”。

李克強回應說,“我贊賞默克爾總理的表態”,并指出:我們認為這實質上向國際社會發出貿易保護主義的信號。我們希望共同維護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原則,通過對話磋商,來解決我們之間分歧,向世界發出不濫用貿易救濟措施,不造成兩敗俱傷局面的信號。

中國是德國產品進口大國,德國在華企業超過7000家。曾少軍認為,這樣的外交方式,預示著外交為企業、行業服務的新時代開啟了。

做通德國工作后,6月3日,李克強應約同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通電話,指出此案涉及中國重大經濟利益,希望雙方通過對話磋商解決貿易爭端,而不是打貿易戰。貿易戰沒有贏家。中歐互為重要合作伙伴,擁有廣泛共同利益。中方愿與歐方在現有雙邊經貿機制下就有關問題進行溝通,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合理解決方案,共同促進中歐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繼續發展。

6月4日,歐盟委員會公布了對中國光伏產品反傾銷調查初裁結果,決定從6月6日至8月6日對涉案中國光伏產品征收11.8%的臨時反傾銷稅。如果中歐雙方不能在8月6日前達成解決方案,屆時反傾銷稅率將升至47.6%。

歐盟給《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發來的材料表明,這一公告已經暗含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接受中方斡旋的意思。材料還稱,價格承諾從一開始便是歐盟方面選擇的方式之一。

“如果沒有李克強總理與巴羅佐的那段談話,我想不可能有這兩個月的談判緩沖時間,也不可能最終達到一個中國企業可以承受的結果。”曾少軍說,“具體實施談判的人員,限于視野所限,不可能全面地了解國家間綜合的博弈,如果站在總理的高度,以外交手段去為產業爭取利益,就能最大化地解決問題。”

2011年中國出口海外的光伏產品價值358億美元,其中歐盟占據60%,出口額超過200億美元。歐洲對我國光伏的雙反案件,被認為是中歐迄今為止最大的貿易摩擦、全球涉案金額最大的貿易爭端,影響到中國上千家企業生存和40多萬人就業。

對內調整經濟結構

在對外談判有所進展時,對內改革也在大刀闊斧地展開。因為對于光伏企業來說,除保住占據大份額光伏產品出口的歐盟市場外,還急切地需要打開國內市場。

6月14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定調國內光伏產業的扶持政策,部署支持光伏產業走出困境的六條措施,從補貼模式、產業布局、電量收購等方面支持光伏產業的發展。業界普遍認為,“國六條”對癥了制約中國光伏發展的核心“頑疾”。

7月15日,《國務院關于促進光伏產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出臺,在“國六條”的基礎上更加細化,將2015年國內光伏發電裝機目標在2000萬千瓦基礎上再上調75%,提出今后3年將新增裝機容量3000萬千瓦,并首次明確電價和補貼機制以及光伏準入門檻。

“按此推算,‘十二五’期間光伏發電量將是此前《光伏十二五產業規劃》中目標發電量的2~3倍。”曾少軍說。

過去幾年中國光伏企業接連遭遇歐美雙反調查時,曾有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指出,大部分光伏企業如果想要在國內銷售,都會面臨“關系”瓶頸,即如果沒有一定的國企背景,進入國內市場困難重重,這種困難甚至比在美歐遭遇到的阻力更大。

曾少軍也佐證了這種觀點,他舉例說,自己所在的全國工商聯的會員大部分以私營企業為主,在新能源風風火火開展時,大部分國企已經跑馬圈地,占好了地盤。在他過去的經歷中,凡是競標成功的案例,都是因為和幾個央企聯合競標。

對此,《意見》稱,將加強市場監管和行業管理。制定完善并嚴格實施光伏制造行業規范條件,規范光伏市場秩序,促進落后產能退出市場,提高產業發展水平。嚴格執行光伏電站設備采購、設計監理和工程建設招投標制度,反對不正當競爭,禁止地方保護。

“李克強總理此舉,也是想為國內經濟結構調整找到一個突破口。新能源被認為是轉變過去依靠污染環境的重化工推動經濟的最好替代產業;而在新能源領域,僅有太陽能光伏能夠占據很大比例的出口與投資,而且已經達到一定規模。”曾少軍說,“這一系列舉動,不僅穩定了新能源產業的國際市場,也為國內市場的有序開啟找到了市場與空間。”

曾少軍算了一筆賬,根據《十二五新能源發展規劃》和《十二五節能減排規劃》,由于在日本核泄漏事件之后,核電產能被嚴格限制,水電站與風能在中國也受到資源限制,現有太陽能光伏產品產能遠遠不夠填補上述兩個規劃提出的任務。“因此,我們要珍惜現在形成的光伏行業規模,一旦全行業受挫,恢復士氣就很難了。”

偷拍 无码 欧美 一区 影院_伊人久久综在合线亚洲|亚洲成在人线视频无码-年轻人 高清在线观看
<cite id="p1zxj"></cite>
<cite id="p1zxj"></cite>
<var id="p1zxj"><video id="p1zxj"></video></var>
<cite id="p1zxj"><video id="p1zxj"><thead id="p1zxj"></thead></video></cite><cite id="p1zxj"></cite>